藉由戴尼提,人類的非理性、身心性疾病、不當的情緒反應、精神病和不由自主的衝動,其根源也因此被發現了。而且,透過戴尼提聽析的方法,可以使人發現那些印痕,並藉由消除相關的負荷,而終止其影響力。這些經驗會因此而重新歸檔到分析式心靈的標準記憶庫中。

戴尼提聽析的最終成果是人類的一個新狀態─清新者(Clear)。清新者可以簡單的定義為:一個不再有他自己反應式心靈的人。此一重大突破,對於人類靈性的影響意義深遠。

清新者沒有印痕。而當印痕受到再刺激時,會輸入隱藏及錯誤的資料,使一個人無法做出正確的計算。

成為清新者會強化一個人天生的特質與創造力,而且絕對不會減弱這些特質。一個清新者可以坦率地表現他自己的情緒。他有主見。他可以體驗毫無阻礙的生活,而不被過去的印痕來非理性地驅使。他的藝術才能、個人影響力與特質,全都存留在他的基本人格當中,而不是在反應式心靈裡。

但是,隨著戴尼提的到來,另一個重要的問題出現了:究竟是誰正在看那些位於心靈中的圖片呢?這答案當然就是人的精神體本身,也就是Thetan

而在此則說明了人是由什麼組成的答案。 

當印痕從反應式心靈中被消除時...

它們以記憶的方式被重新歸檔於分析式心靈裡。

隨著聽析的進行,反應式心靈的內容被完全移除了。

 

山達基的基本原理

 

就山達基最主要的涵義而言,它是一門宗教哲學,因為它帶領人到達完全的自由與真理。山達基的基本信念是:你是一個不朽的精神個體。你的經歷遠超過一輩子。而且你有無限的能力,即使你目前尚未完全覺察到。

此外,人性本善。人尋求生存。而人的生存則取決於他自己與他的伙伴,還有他和天地萬物之間,達到融洽的情誼。

在山達基裡,你被稱為一個Thetan(源自希臘字母theta,用來表示思想、生命或精神),這是為了要避免與以往有關靈魂的概念相混淆。

Thetan是一個精神個體的本身。它是一個個體。它就是你。

精神個體,Thetan,就是你。

 你是一個Thetan,一個精神個體。不是你的眼睛,不是你的大腦,而是你。你不是擁有一個Thetan,那些獨立在你之外的東西;你是一個Thetan。你不是談論我的Thetan;你是在談論我。

儘管在山達基裡許多真實的道理,可能與許多偉大的哲學教義產生共鳴,但山達基所提供的方法則是全新的:一條使任何人都能藉此重獲他在靈性本質上的真實與率直的精確道路,。

因此,按照山達基這個字最深遠的意義來說,它是一門宗教哲學。它所著重的完全在於Thetan的完全修復,去增加他靈性上的覺察力、他的本能、並且肯定他自己的不朽。

山達基是由一些明確的公理所組織而成的,它們精確地定義出我們到底是誰、我們有什麼樣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我們如何瞭解那些能力。這些公理更進一步地定義了我們所知道的真實性之基本原因及原理,並因此解開了存在之謎。

這些公理構成了具有廣泛觀察領域之人文學科的基礎,而人文學科是一門真正適用於生活各方面的哲學體系。從這裡發展出許多可供人們改善他們生活的基本原則。事實上,在這當中也發現到許多創造新生活的方式及方法。

山達基的發現,不僅是哲學上的重大突破,它們也是可應用的原則;它們解釋了生活的基本法則,為何人們有這樣的行為表現、生存的阻礙、以及克服阻礙的最好方法。實際上,山達基就是提供實用的方法,來改善我們所有的存在狀況。

除此之外,山達基也提供我們去重新找回精神遺產的方法。

 

心 靈

為何這個極有潛力的精神個體,卻變成了一個傀儡,而隨著看不見的線來起舞呢?為何他深受身體的困櫌與束縛所累,已經忘了他自己的身份,並且相信他是一個肉體呢?而他目前盲目地活過一輩子又一輩子,毫無記憶,他的自我覺察力愈漸遲鈍呢?

為何我們無法掌握我們的生活,更不用說是我們的命運呢?

這個答案在人類心靈的本質中被發現了。

如同你不是一個肉體,你也不是一個心靈。從哲學到科學的領域當中,當心靈的本質不斷地受到爭論時,在山達基裡,心靈被發現到只是由一堆所謂的心靈影像圖片(Mental Image Picture)累積而成。這些圖片常被我們認為是記憶。它們是三度空間的彩色圖片,伴隨著聲音、氣味及其它的感知,再加上個人的推斷或臆測。

 

這些圖片實際上是由能量所組成。它們有質量,存在於空間裡,並且遵循某些非常、非常明確的行為常規,而最有趣的事實是,它們在一個人想到某事物時就會出現。比如說,若你想到一隻貓,你就會有貓的心靈圖片。這就是所謂的分析式心靈(Analytical Mind)。這是一個理性的、有意識的並且有感知的心靈,它會思考、觀察、並記憶資料,還能解決問題。

但不只是有這種心靈而已。

當一個人想到某事物,一張心靈影像圖片就出現在心靈中。想一隻貓-你將得到一隻貓的圖片。

一個人的所有心靈影像圖片的累積記錄,叫做時間軌跡(Time Track),而它延伸到非常、非常遙遠的過去。

時間軌跡記錄著一個個體存在的一切。

儘管反應式心靈存在於個人覺察能力的水平以下,它仍然對一個人心理與身體的健康進行控制。

雖然這些經驗-不論好與壞-是很久以前的,而且早就被遺忘了,過去痛苦時刻的創傷,在此時此地卻極為真實。事實上,那個創傷正似乎是今日困擾我們的主要來源,包括我們的困難、沮喪、挫折,以及深深地覺得生活不如意的感覺。

具體地說,正是在那些心靈圖片中的能量對一個人造成影響。對一個人造成痛苦或不安的那些經驗,其圖片中的能量與影響力會帶給他傷害性的影響。這些傷害性的能量與影響力被稱為負荷(Charge)

這些帶有負荷的圖片全部加起來,形成了心靈的另一個部份,它叫做反應式心靈(Reactive Mind)。總而言之,這個反應式心靈硬是對人造成了可怕的影響。雖然我們沒有察覺到它,而且它也不受我們意志的控制,但它卻會發揮影響力和力量來掌控我們的覺察力、目標、想法、身體、和行動。

反應式心靈一直沒被發現,直到賀伯特先生發現了它,才如同一把鑰匙般地把它給打開了。在此之前,從來沒有任何的方法可以去恢復我們那些被它所奪走的東西,這包括覺察力、良善,以及所有精神個體天生的非凡能力。 

在聽析期間,聽析員幫助另一個人去檢視他的存在狀況的特定領域。

 

解決之道

 藉由一個主要的方式,山達基的基本真理,可被用來使人類回復其精神方面的能力,這方式稱做聽析(auditing)。這是山達基最主要的實行方法,而且它由聽析員來提供此服務。聽析(Auditing)這個字源自於拉丁文audire,意思是「傾聽」。聽析員(Auditor)就是一個「傾聽者」。

聽析並不是某種粗略的心靈探索,而且聽析員並不提供解答、建議或評估。其中一項基本原則,是根據以下的事實:只有讓一個人自己去發現生活中問題的答案,他才能獲得改善。這是以漸進的方式去幫助他檢視他的存在狀況,然後提昇他去面對自己和周遭環境的能力──剝除那些層層重壓在他身上的經驗。因此,聽析並不是對某人做了些什麼。它的利益,只能藉由主動的參與和良好的溝通來達成。

那些被發展出來,以引導一個人沿著聽析之路,達到發現自我的特定技巧,被稱作聽析程序(process)。一個聽析程序是由聽析員所問的一組精確的問題、或所給予的指示。山達基裡有很多、很多的聽析程序,全都以增進個人的感知與覺察力為目標,同時移除掉對靈性成長有害的障礙。

進行聽析的那段時間,被稱為聽析期間(session)。聽析需要在一個安靜、舒適的環境中,由聽析員和接受聽析的人面對面坐著來進行。

一台心靈電儀表(E-Meter)可以協助聽析員去找出另一個人心靈上痛苦的地方,然後透過溝通與適當的聽析程序來解除這些負擔。

為了聽析的精確性,以及聽析所要處理的是隱藏了很久的痛苦來源,聽析員藉由一台特別設計的儀器來協助,它稱做心靈電儀表(Electropsychometer),或簡稱為E-Meter。心靈電儀表並不用來診斷或治療任何東西,它只測量一個人的狀態或狀態的改變。

當此儀器正在運作,而且一個人正握著電極罐時,會有一股極微弱的電流(大約1.5伏特─比手電筒的電池還微弱)沿著電線,流過他的身體而回到儀器中。由於此電流非常小,以致於在握著電極罐的同時,不會有任何身體上的感覺。然而,當一個人有個念頭時,他實際上正在移動和改變心靈的能量與負荷;而這些改變會記錄在儀表上。

在一個精通於辨認並判讀心靈電儀表指針反應的聽析員手上,心靈電儀器會成為有效的工具,並藉以找出和檢視那些已被遺忘的經驗。

心靈電儀器本身並不產生任何作用。然而,透過對負荷的紀錄,它可以作為一個指引,藉此顯示出什麼東西該由聽析來處理。

事實上,聽析是獨一無二的,聽析把一個人的注意力,導引到某個遺忘已久的情緒負荷之根源上,然後─只要藉由檢視它─它就會立刻消失,並釋放掉痛苦的負荷,再也沒有其它方法可與此法相匹敵的了。

聽析所帶來的覺察力、幸福與靈性的充實,是沒有任何其它東西可以與它相比的。

也因為沒有可比擬之物,口頭上的描述是不夠的;一個人必須得去經歷它。

1950年,隨著戴尼提(Dianetics)的到來,人類充滿希望的新紀元也開始了。戴尼提,它是山達基的一項研究,而最正確的定義是,靈魂正透過心靈對身體所造成的影響。隨著L.羅恩 賀伯特對戴尼提的發現,人們終於掌握到這把解開心靈之謎的鑰匙。

人們早已知道戴尼提中所稱的分析式心靈。當然,反應式心靈則是另一回事。

心靈影像圖片被儲存於分析式心靈的標準記憶庫(Standard Memory Bank)中。然而,在強烈痛苦或疼痛出現的時刻,分析式心靈的活動被暫時終止,並由反應式心靈接管。這些包含了痛苦與無意識時刻的心靈影像圖片,全都記錄下來並儲存在反應式心靈中。

  1. 在一般的情況下,心靈影像圖片被記錄在分析式心靈的標準記憶庫(Standard Memory Bank)中。

  2. 在有強烈痛苦的時刻,分析式心靈的活動被暫時終止,而關於此經驗的心靈影像圖片都記錄在反應式心靈中。

  3. 當痛苦的事件結束時,分析式心靈又恢復記錄。

  4. 然而,若此人經歷到另一次痛苦的經驗,反應式心靈又會開始記錄。

  5. 就這樣,分析式心靈記錄並儲存著一個人平常的經驗...

  6. 但在此人不知曉的情況下,反應式心靈會取而代之,以儲存那些強烈痛苦時刻的記錄。

 無論一個人顯得多麼的「無意識」,在他的分析式心靈停止運作時,其反應式心靈仍持續記錄著。這些事件與記憶不同,相反地,它們被稱做印痕(Engram),而且完整地記錄了部份或完全「無意識狀態」時的各種知覺。

人類所有的知覺,像視覺、味覺、色覺、深度、嗅覺、觸覺和聲覺,都記錄在一個印痕當中。在這些儲存的知覺中,最具傷害性的是話語。因為這些話被按照字面來解釋,並在以後會如同命令一般,來左右一個人。一個印痕性詞語,像「別說了」可能會使一個人口吃。至於像「他無法感覺到」,這樣的話在痛苦或無意識時說出來,可能導致情緒及身體知覺的閉鎖(Shut-off)。這些詞語和其它數千種各類詞語在說出時,被一個「無意識」的人聽到,會在未來被反應式心靈當作是真正的、而且必須聽從的命令,來執行在他身上。

反應式心靈完全不會選擇,它忠實地記錄在痛苦與無意識期間的一切,並且它是完全由這些印痕所組成。

在此例中,這個人正在手術台上接受手術。即使他是「無意識的」,這裡所發生的一切,將在他的反應式心靈中記錄成一個印痕。這包括了講話、移動與手術儀器的聲音、以及室內溫度、麻醉劑的氣味、他在手術台上的體重和其它知覺。醫生們的交談,就算不是對他說的,卻也會成為印痕的內容。例如,假如一個醫生說了:「哎喲,你的胃會痛!」這句話將一五一十的由反應式心靈記錄下來,這在以後將以一個命令來執行在他身上。

一個人看到一間醫院─在他那次手術所造成的印痕裡,這正好是其中的某個知覺。因此,那個印痕受到「再刺激」(Restimulates),並且其中所包含的話語便開始作用在他身上。在此例中,由於印痕中包含了「哎喲,你的胃會痛!」這句話,反應式心靈便對他執行這個命令,揮起讓身體疼痛的鞭子,他的肚子就開始疼痛起來了。

從某方面來說,這個反應式心靈可被視為一種生存機制。在緊急或危險時刻,它使個體重新想起這些圖片以便指揮他的行動,朝向它認為「安全的」方向。這稱為印痕的「再刺激」(Restimulation)

不幸的,反應式心靈並不理智也不按邏輯思考。在沮喪、生病或疲倦時,只要目前的環境中某事物類似於印痕所儲存的知覺─話語、聲音、氣味等等,就會對一個印痕造成再刺激。

在這種情況下,印痕有力量去支配一個人的行動、身體、想法、覺察力與目的。因此,我們將發現一個人以某種方式活動而不自覺。要記得,反應式心靈隱藏著並且在他的意識覺察水平之下。

所以,我們有許多揮之不去、未知的、看不到也檢視不到的資料,在個體渾然不知的情況下,強迫給予解決方案。

 當一個人不再有他自己的反應式心靈時,他就達到了清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y777 的頭像
amy777

山達基。台灣教會

amy7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